沉迷骨科。

西瓜味

题文没什么关系
假装自己假期有写写字
极度放飞自我的产物,慎看

文/参叁

这个情节不能再俗套了,洛天依重新见到自己的天降竹马时第一个想法。

暗恋很久的邻家哥哥变成了女生,啊不本来就是个女生,洛天依觉得自己的甜甜圈都垮下来了。

小时候的洛天依是个标准的乖宝宝,不吵不闹,能自己在一个小角落安安静静地搭一整个下午的积木,很令人省心。但也因为实在太静,别的小朋友觉得和她玩不起来,多少对她有点排斥的意思。天依默默吞下这份青涩的恶意,更少去接收同龄人的讯息了。

也算是巧的,邻家哥哥,也就是被认错性别的那位名叫言和的姑娘,搬到了天依的隔壁。洛天依每一次回想这事,总有种某本三流小说的片段重现在自己眼前的...

一封很简单的情书。

实在没有什么浪漫细胞,说不出什么罗曼蒂克的话。但是,很高兴遇见你。

第一次听到你的声音,胸腔里那个平稳跳动着的物事快了一拍,颅内有些发热,有种名为一见钟情的让人有些不安的感觉侵袭了全身。慢慢去了解,去收集零星碎片,情热加重,一发不可收拾。撇开某些更深沉爱着的人,薄荷色对我真的很重要。

两年多了,回想起当初那份热情,既觉得可笑,又感叹难得自己也有将情感撒在屏幕对面的无法收到回应的人——嘛现在也没有收回。现在更乐意细水长流,听听你或者你和前辈后辈唱的歌,度过还在vc的时光。

明天是你的生日!一定会有很多很多的情敌疯狂刷po,有时真想你只有我一个人喜欢。不过啊,这么优秀出色的你,值得被很多人喜...

半颗红豆

只是想写写,小学生文笔见谅…。
题目与内容没什么联系,胡诌的来。
大概不会有食用愉快这种事

文/参叁

“阿和!”清脆的声音恍在耳侧。

言和怔了一下,停下离开她们最中意的那家店的脚步,正打算回头,却又想起声音的主人已经不在这了。

想起那家伙在台上偶像光芒四射,应付各种明摆着是刁难的问题也游刃有余;私底下却有些天然呆,看上去超容易被人欺负,好吧实际也离得不远。又贪吃得要紧,因为食物被人逗弄了不少回,也总不叫她记着点教训。本质上是个温软内敛的人,所以才不容易生气。平日声音总是低低糯糯的,唯有叫自己的时候才会清亮起来。

是「唯有」自己呢。

言和细细咀嚼这两个字,掩不住眼角的笑意。想着那人丢下「...

求告知《冷夏》作者药颜太太的lft名,实在是翻了好久。蹭个tag(苦笑)。

感觉就像生了一场不重但又缠绵非常的病。


我深知自己情感方面的反射弧长得不得了,往往是事情发生后的几天甚至更长一段时间,从无感觉的泥沼中脱身,明白我应该难过。


只剩下我自己了,难过难过难过。


郁结在心头的忧愁,一点一点撑开薄膜。


作茧自缚的人,从来都是我。

© 凛稚 | Powered by LOFTER